目前日期文章:201704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應邀南屯區域型社造中心擔任講師,邀課內容包括社區營造概論與案例分享、發現社區特色與需求、如何進行社區資源調查?說真的三個小時的課程,每一個問題都是大哉問,對於前來與課的社區朋友,我一直抱著尊敬與學習的態度,作為第一線有志於社區營造的人,踏出的每一步都是面對社區質疑/肯定的開始,期待今晚的課程是一個相互學習的開始。

文章標籤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所聽到的不過只是一個觀點,而非事實。

我們所看到的不過只是一個視角,而非真相。

文章標籤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如果「城市是文化的容器,文化是城市的靈魂」,那麼社區就是靈魂的起點

文章標籤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幾年的社區逐漸打破社區(地方)的劃界,當時cummunity原本就有「社群」的意義,不該被地理空間所侷限,應邀在「臺中市南區區域型社造中心社造人才培訓課程」中分享地方社會學研究心得,對於「社區資源」似乎有重新省視的必要性。「資源」盤點是社區營造的基礎工作,近幾年在許多社區人士和地方文史工作的努力下,累積不少的成果。但如果我們可以「社區」與「資源」分開來討論,也許可以更細膩的理解「何謂社區資源」?那些社區的人、文、地、產、景可以被視為資源?就資源本身而言,文化整體論(holism)認為地方文化是不可分割的整體,至少應該包括物質、精神、語言和社會組織四個面向,或者任何一個面向都應該涵蓋其他三者,例如物質面向(人、文、地、產、景)應該把精神、語言與社會組織也包括其中。再就社區而言,既然是資源(resource)就應該具有再生產(reproduce)的能力為今人或後世子孫所利用,套用林崇煕老師經常提及的:「社區資源在天、人、物、我的四個層面的效應(影響)為何?」我想以臺中市南區社區資源為例,重新思考文化作為一種資源田野實踐的可行性,當然這只是拋磚的初探。

 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前言:寫在田野前面

田野工作(fieldwork)是一種質性調查方法,也是社區工作進行資源盤整必須具備的能力,有些人覺得自己天賦異稟,就是一個「天生田野人」;有些人覺得這是一門「專業研究法」,還是該讓專家學者來。我從1999年九二一地震後開始從事社區工作,進行的第一件事就是「耆老訪談」,那時候覺得自己就是「天生田野人」,進出田野無往不利。一直到2004年遇到洪敏麟老師,才知道fieldwork是一門學問,也不只是聊聊天那麼簡單。2006年開始就讀雲科大文資所,這個研究所並不講究研究法,充份尊重學生「自我能力」的提升,在這個階段,我完成台中市九二一地震災民的訪談以及碩士論文「孝女白琴」的田野,也在這一段期間完成台中市老舊眷村的調查研究工作,這些經歷標榜自己是個「天生田野人」絕對沒有問題。

文章標籤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