鳥梨與膠萊的怪事

以前跟著洪敏麟老師跑田野,他常常講「鳥梨仔」的故事,他說「鳥梨仔」正確的寫法和念法應該是「膠萊仔」,因為臺灣人把山東膠州、萊陽的高緯度水梨拿到本地種,結果適應不良,長得又小又乾,所以被謔稱為「膠萊仔」,只能裹上一層厚厚的砂糖漿做成小朋友的零嘴,後來以訛傳訛被誤為給鳥吃的「鳥梨仔」,不論是音、義都不相符。他還提到另一種梨子叫「粗梨仔」,那是清末由中國華南地區引入,正式的名稱叫「橫山梨」,汁少而乾澀,口感不佳,卻很快適應臺灣的低海拔氣候,長得頭好壯壯,也是一般庶民眼中的在地水果。只是這幾年隨著臺灣農業技術的進步,水梨品質已愈來愈好,產量也愈來愈多。根據農委會1057月的農業統計年報,近四年來(101-104年)除了檳榔以外,臺灣果品產量以芒果、鳳梨、香蕉、梨子與葡萄居五名,其中單價又以葡萄、梨子與芒果居前三位。可見高山梨甘甜多汁、清脆可口已成為台灣人最喜愛的水果之一,價格也相當昂貴。

公有林地放領的怪事

今天到從東勢到大雪山爬山,適逢水梨嫁接的季節,巧遇種植梨樹的張大哥,他在山上種近五分地的新興梨、茂谷柑與甜柿,從他的故事,讓我了解大雪山15K以下土地開發放領的歷史、社會經濟發展對土地利用與果園作物的影響,還有「適地適種」的正確農作觀念。只是隨著生產與消費者微妙的貪婪關係,許多荒謬的事不斷發生,許多農事也不是消費者想了解的。

文章標籤

蔡金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